以史为鉴,来说历史故事和未解之谜
可以知兴替,来说历史故事未解之谜

本月热词:

历史故事大全 > 外国历史 > 正文

法国存在主义女作家萨特的亲密情侣西蒙娜·德·波伏娃

发表日期:2015-01-30 09:22 作者:来说历史故事网 来源:www.lsgushi.com 浏览:

摘要:西蒙娜·德·波伏娃逝世的时候,法国总理雅克·希拉克说:“她不朽的作品是某种思潮的代表,这种思潮曾冲击我们的社会。她无可争议的天才使她在法国文学中占有一席之地。以政府的名义,我对她致以哀悼和敬意。”许多年间,波伏娃小姐都是法国左翼知识分子圈的中心人物,她是《第二性》的作者,这本为妇女形象申辩的书引发了激烈的争论并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她同时还写

法国存在主义女作家萨特的亲密情侣西蒙娜·德·波伏娃

法国存在主义女作家萨特的亲密情侣西蒙娜·德·波伏娃
法国存在主义女作家萨特的亲密情侣西蒙娜·德·波伏娃
 
  西蒙娜·德·波伏娃(1908—1986)1986年4月14日,西蒙娜·德·波伏娃逝世的时候,法国总理雅克·希拉克说:“她不朽的作品是某种思潮的代表,这种思潮曾冲击我们的社会。她无可争议的天才使她在法国文学中占有一席之地。以政府的名义,我对她致以哀悼和敬意。”许多年间,波伏娃小姐都是法国左翼知识分子圈的中心人物,她是《第二性》的作者,这本为妇女形象申辩的书引发了激烈的争论并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她同时还写长篇小说和剧本,写从政论到自传的非小说作品。
 
  格洛丽亚·斯苔姆说:“如果真有谁推动过国际妇女运动的话,那只能是西蒙娜·德·波伏娃。”贝蒂·弗里丹最近称波伏娃小姐为“妇女史上真正的英雄”。几年间,《第二性》使波伏娃闻名于全世界,使她成为好战而激进的女权主义的重要理论家,并使她成为妇女运动的英雄。这本书1949年在法国出版,1953年在美国出版,这也是她自己最得意的著作。它被译成了十几种语言,招来了赞扬,也招来了攻击。仅在美国就销出一百多万册平装本。1953的克诺夫精装本和1974年的维塔格平装本相信今天仍在重版。
 
  这本书的基本前提——从这个前提生发出了七百多页雄辩的、怒气冲冲的控诉——曾被概括为两句再恰当不过的话:“一个女人不是生为女人的,而是变为女人的,并不是生物的、心理的和经济的原因决定了女人在社会中的角色,而是作为整体的文明创造了被称为女人的生物,她介乎于男人和阉人之间。”终其一生,波伏娃都活跃于推进或者支持她的信仰的那些事业之中:从60年代谴责美国越战的“国际法庭”到1971年与340多名妇女一起签署声明承认曾经堕胎向当时的法国法律挑战。她对马克思主义的幻灭实际上是逐渐的——从苏联到安哥拉直到古巴,一个接一个政权泯灭了她的希望。但她长期捍卫她所认为的真正意义上的国际革命,捍卫甚至她所反对的那些人的民权。
 
  尽管她在19岁时宣布“我不愿让我的生活服从除我自己之外任何人的愿望,但实际上,自1929年在巴黎大学她作为一个学生认识了存在主义哲学家让一保罗·萨特起,直到1980年萨特逝世,她大半生时间一直是他的亲密伴侣。他们并不住在同一套单元中,但却往往比邻,每天都能见到,他们还一起度过每年6周的罗马休假,完全公开他们的情人关系。她有一次说:“我们已经建立了我们自己的关系——自由、亲密而坦率。”这是她的个性化的坦白。她接着说,她曾经拒绝萨特的结婚建议,因为她知道他并不真希望婚姻,我们曾经想过建立三人关系,但不太成功。然而他们的关系在他们双方的生活中都占据中心位置,用萨特的概念说是一种“基本爱情”。他们准许,至少在理论上准许双方有节制地与其他人保持不重要的关系则一直是成功的。“我知道他不会给我任何伤害,除非他死在我前面,”她这样说,在另外一个场合她宣布:“自从我21岁(那一年遇到萨特),我就从没有孤独过。”尽管其主要理论是对于女权主义的贡献,但波伏娃的作品,不管是小说还是非小说,都同时被看作是基本存在主义信念的杰出表现,即,人对自己的命运负责。“人可以把自己的历史变成一个绝望的地狱,一种事件的杂乱堆积,或者一种持久的价值,”1947年她这样写道。这句话本身就可以作为存在主义的定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外国历史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