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来说历史故事和未解之谜
可以知兴替,来说历史故事未解之谜

历史故事大全 > 野史秘闻 > 正文

骑木驴的太平军女战俘悲惨下场:被当众凌迟处死

发表日期:2015-02-07 21:11 作者:来说历史故事网 来源:www.lsgushi.com 浏览:

摘要:骑木驴的太平军女战俘悲惨下场,被当众凌迟处死,清朝统治者对太平军俘虏的处理,一般都是凌迟处死。将领林凤翔、李开芳等人被俘后,被押解到北京凌迟示众

骑木驴的太平军女战俘悲惨下场:被当众凌迟处死
 清朝统治者对太平军俘虏的处理,一般都是凌迟处死。将领林凤翔、李开芳等人被俘后,被押解到北京凌迟示众,而忠王李秀成、英王陈玉成、翼王石达开、宰辅曾仕和、中丞黄再忠等人被俘后,被就地凌迟处死,连洪秀全16岁的儿子幼天王洪天贵福也被凌迟处死于南昌。 
  1844年,洪秀全、冯云山来到广西,处在社会最底层的农民、矿工、烧炭佬、村妇就成了“拜上帝会”最早的信徒。这些人当中,不乏女信徒。1851年,随着洪秀全武装起义开始,她们就成了中国历史上至今鲜闻的女兵。
  这些大部分来自客家的女人,由于不缠足,她们在战斗中的勇猛绝对不比男人逊色,清军称她们为“大脚蛮婆”。
  1852年,太平军越过漓江,抵达全州,走出广西,进入了长江流域。一路北上,太平军不断招兵买马,队伍日益壮大,部队很快发展到了几十万人,其中女兵超过十万人。1853年,太平军攻占了广东、广西、湖南、湖北、江苏、浙江、福建等地,拥有小半个中国,并定都天京(今日的南京)。清政府和皇帝急了,不断派兵谴将镇压太平军,但胜少败多。直到后来曾国藩训练和指挥的湘军经过数年英勇奋战,无数次沙场搏杀,于1864年攻克了天京,打败太平军。几十万太平军将士不是战死沙场就是被湘军所俘虏,而被俘虏的将士中也包括数万女兵。
  清朝统治者对太平军俘虏的处理,一般都是凌迟处死。将领林凤翔、李开芳等人被俘后,被押解到北京凌迟示众,而忠王李秀成、英王陈玉成、翼王石达开、宰辅曾仕和、中丞黄再忠等人被俘后,被就地凌迟处死,连洪秀全16岁的儿子幼天王洪天贵福也被凌迟处死于南昌。
  1864年,天京被清军攻陷,太平军女兵除少部分自焚而死外,大部分女兵为清军所俘虏。清军随后对天京进行了灭绝人性的屠城,无数太平军被俘女兵遭受了骑木驴游街然后凌迟处死的酷刑。
  1860年6月13日《华北先驱报》上目睹清兵凌迟太平军俘虏的信件:
  清军的残暴可见一斑:“太仓被占领的次日,上午十一时光景,有一大批俘虏被押送到卫康新附近清军营地。这批太平军,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从刚出世的婴孩,到80岁蹒跚而行的老翁,从怀孕的妇人,到10至18岁的姑娘,无所不有。清军把这些妇女和姑娘,交给一批流氓强奸,再拖回来把他们处死。有些少女,刽子手将她们翻转来面朝天,撕去衣服,然后用刀直剖到胸口。”


骑木驴的太平军女战俘悲惨下场:被当众凌迟处死

清朝军队是如何虐杀太平军女战俘的?
  “这些刽子手做剖腹工作,能不伤五脏,并且伸手进胸膛,把一棵冒热气的心掏出来。被害的人,直瞪着眼,看他们干这样惨无人道的事。还有很多吃奶的婴儿,也从母亲怀里夺去剖腹。很多太平军俘虏,不但被剖腹,而且还受凌迟酷刑,他们的衣服被剥光,每个人被绑在一根木桩上面,受到了最精细的残忍酷刑。他们身体的各部分全被刺入了箭族,血流如注。这种酷刑还不能满足那些刑卒的魔鬼般的恶念,于是又换了别种方法。刽子手们割下他们一块一块的肉,有时塞到他们的嘴里,有时则抛向喧哗的观众之中。令人不忍卒睹......”
骑木驴的太平军女战俘悲惨下场“这些可怜的人们在数小时内都一直痛苦地扭动着。大约在日落时分,他们被一个兽性的清军刽子手押到刑场上,这家伙手里拿着刀,急欲把自己的双手染满鲜血,简直像个魔鬼的化身。他抓住这些不幸的牺牲者,威风凛凛地把他们拖到 前面,嘲笑他们,侮辱他们,然后把他们乱剁乱砍,用刀来回锯着,最后才把他们的头砍断一大部分,总算结束了他们的痛苦。”
 

骑木驴的太平军女战俘悲惨下场:被当众凌迟处死

清朝军队是如何虐杀太平军女战俘的?
  另外,还有这样一段描述,详细介绍了三位太平军女俘如何遭到清军侮辱的。
  “东方的天际已经泛白,一阵清脆的锣声响起,大队的清兵从四面八方涌向督府门外的校场列队。十几个将佐从府衙的几间牢房中跑出来。程秉章看了看几乎全裸被结结实实捆在囚车上的三个女俘,向已跨上了高头大马的王伦挥了挥手,自己转身钻进了停在一旁的绿呢大轿。王伦看着刘耀祖也上了轿,转身催动坐骑,耀武扬威地下令出发。三声号炮响过,三辆囚车同时启动,骨碌碌地鱼贯而出,游街的队伍启程了。
  队伍的最前面是上百人的马队,后面紧跟着总兵的执仗,接着是排成两排的十面开道的大铜锣,每面锣由两人抬着,另有一人不停地敲着,十面大锣发出哐哐的巨响,震的人心发颤。锣声响过,只听一个沙哑的声音悠悠地响起:各位百姓听真,长毛作乱,扰乱乡里,已被官军平定。长毛要犯萧梅韵已被生擒活捉,奉曾(国藩)大帅之命游街示众,三日后凌迟处死,以儆效尤……。紧跟着开道锣的就是滚滚而来的三辆囚车。第一辆囚车的木笼上竖着一块木牌,牌子上写血红大字——长毛匪首萧梅韵。囚笼中的女俘容貌俊美,但颜容憔悴,见者无不为之动心。她的头被枷在木笼外,秀目微闭,油黑的长发随风飘摆;她的身体被十字形绑在囚笼内,全身除一条二指宽的白布条遮住阴部外再无一丝一缕。
  女俘赤裸的身上遍体鳞伤,后面两辆并排的小囚车上没有囚笼,两个眉清目秀的年轻女俘也是全裸地被跪绑在囚车上,她们都低垂着头,让浓密的长发遮住煞白的脸,两双挺秀白嫩的乳房随着囚车的颠簸上下摆动。她们的背后都插着木牌,分别用红笔写着周若漪和陆媚儿的名字。三辆囚车的周围是五十名刀斧手,个个膀大腰圆,赤裸着上身,每人背后插着一把寒光闪闪的鬼头大刀。早晨上路前又各得到一碗白酒的赏赐,因此个个面红耳赤,掭胸叠肚,显的分外精神。他们都不时地用贪婪的眼光打量着近在咫尺的囚车上的三个年轻女俘。他们知道,这三个年轻漂亮的女俘将成为他们的刀下鬼,他们每人都梦想着自己被选中行刑,三个白嫩的肉体中的一个被自己玩弄于股掌之上,在自己的刀下被切割、被肢解,在哀嚎中慢慢走向死亡。对这些刽子手来说,没有比给女子、特别是年轻漂亮的女子行剐刑更刺激的活了,特别是这次,一下有三个仙女般的女俘要剐,其中一个还是名震四方的女将军。刀斧手的背后,全身披挂的王伦骑在高头大马上耀武扬威,眼睛不时打量着四周和前方囚车中三个肤色白晢耀眼的裸体女俘。他身后是排成整齐方阵的二百人的督府卫队,一色的白色高头大马,卫队中央簇拥着两顶绿呢大轿,旁边一面大纛旗上一个斗大的“刘”字格外醒目。
  游街的队伍出了城,向城外一个较大的镇子逶迤而行,刺骨的寒风迎面扑来,吹的队伍中的旌旗猎猎作响。开道锣声和队伍中的吆喝声将道路两旁的人逐渐聚拢过来。当围观的人们看到囚车上三个赤裸的女俘时,嘈杂的声音开始在四周响起,人越聚越多,一些地痞二流子听说是女人光屁股游街,大呼小叫地拼命向前挤。当有识字的人指着囚笼车上的木牌念出萧梅韵三个字时,围观的人眼中都闪出了惊异的目光。萧梅韵统帅的太平军女军在这一带转战多年,她是这一带的传奇人物,一则因为她的勇猛,二则因为她的美貌,但多数人是久闻其名,未见其人。
顶一下
(21)
32.8%
踩一下
(43)
67.2%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分隔线----------------------------

野史秘闻标签云

野史秘闻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