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来说历史故事和未解之谜
可以知兴替,来说历史故事未解之谜

本月热词:

历史故事大全 > 历史故事 > 名人故事 > 正文

李宗仁细说蒋介石:最多是个偏将之才

发表日期:2015-03-03 07:17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

摘要:李宗仁一一列举了蒋介石的过失与罪恶:贪赃枉法,滥发金圆券,制造通货膨胀,掠夺人民财产,纵容特务,滥捕滥杀爱国人士,又在幕后掣制政府,造成大陆失守,更指出蒋所宠幸的汤恩伯等人的种种恶行。

李宗仁细说蒋介石
 
蒋介石代表嫡系,李宗仁代表桂系,属于比较有根基的杂牌军。反蒋,都是因为反对蒋介石的独裁统治,希望恢复孙中山的民主共和制,归根结底,还是蒋介石排挤杂牌军。共产党和国民党在政治纲领上有着本质的区别,一个是西方民主,一个是共产主义。很难互相跳槽,虽然也有曾经“跳”过的,但下场都不是很好。
李宗仁是杰出军事家,亦不失为政治家,观点独到、眼光卓越,于战略政略常有深刻见解;四者,亦即最令吾感兴趣者,乃在于李宗仁与蒋介石的微妙关系及其对蒋介石的观察与评价。蒋介石独裁统治大陆二十余年,党国之内绝少有能与之平行对话者,李宗仁算是其中之一。以此种身份来观察和评说蒋介石,其角度之独特,堪称绝妙。李宗仁本性忠厚笃实,其虽痛恨蒋介石,却始终未肯以恶语相加,而称之“蒋先生”,可谓仁至义尽,亦使人愿意相信其评说系相对客观中允之论。
 
    一、像蒋先生这样的人,恐怕共患难也不易!
    李宗仁第一次与蒋介石见面,是在1926年5月。此前的1925年,李宗仁率兵平定广西全省,并实行建设,初有成效。经汪精卫、谭延闿等人从中联络,李宗仁与白崇禧决定接受广州中央的改编,实现两广统一。此时,吴佩孚出兵讨伐湖南军阀唐生智,唐向李宗仁求援,并有意加入国民革命军。李宗仁深感此为兴师北伐之绝佳良机,遂亲赴广州策动北伐。
    李宗仁到广州时,正是蒋、汪争权,左、右斗法的白热化时期,汪精卫借故称病,胡汉民出奔香港,党内人心惶惶,军政高层正在人人自危,何敢奢言北伐?蒋介石时任黄埔军校校长,但已实际掌握粤军指挥权,李宗仁对蒋介石尚存一丝希望,以为说服蒋即可促成北伐大计。
    1926年5月11日下午,蒋介石带李宗仁参观黄埔军校,晚餐时,蒋、李二人畅谈时事,李宗仁趁机进陈北伐理由。在李宗仁的一阵滔滔不绝之后,蒋介石无限感慨地说:“你初到广州,不知道广州情况太复杂。现在如何能谈到北伐呢?”一句话淋了李宗仁一瓢冷水,从头凉到脚。
    李宗仁在回忆录中说道:
    我和蒋先生详谈了数小时,终于未得要领而返。这是1926年5月11日,我和蒋先生第一次的会面。我对他的印象是“严肃”、“劲气内敛”和“狠”。其后我在广州珠江的颐养园和白崇禧聊天,白氏问我对蒋先生的印象。我说:“古人有句话,叫做‘共患难易,共安乐难’,像蒋先生这样的人,恐怕共患难也不易!”白氏对我这评语也有同感。
    李宗仁不幸言中了。在解放战争的“患难”中,蒋介石一再为桂系拆台,使李、白据守江南、划江而治的计划幻为泡影,纵横大江南北数十年的桂系大军,终于在左支右绌中归于覆灭。桂系想要跟蒋介石“共患难”,确实不容易。
 
    二、蒋总司令数度执白崇禧之手,连问:“怎么办?怎么办?”
    蒋介石开始无意北伐,但李宗仁孤军入湘,打败吴佩孚的前锋部队,局面顿时为之倒转,蒋介石遂顺水推舟,就任总司令,兴起北伐之役。
    北伐初期连战连捷,贺胜桥大胜之后,吴佩孚军退守武汉,吴军大将刘玉春据武昌城固守待援,吴佩孚则坐镇汉口,调度南下援军。9月1日,李宗仁指挥北伐军最精锐的第四军、第七军及第一军第二师强攻武昌城,然两日下来,李宗仁即知武昌垣高壕深,以目前的攻城器械,绝难攻克,遂改变战术,围城待变。
    不料,9月3日蒋介石偕白崇禧、唐生智一行来到武昌召开攻城会议,蒋介石未就战况敌情作任何研究分析,一开会就下令:“武昌限于四十八小时内攻下!”此言一出,前线将领无不愕然。但李宗仁对部下说:“这是总司令的命令,攻不下我们也得应付应付!”李宗仁在回忆录中说道:
    我知道蒋先生的个性极强,遇事往往知其不可为而为之。面析无益,我们也只有应付罢了。蒋先生总喜欢遇事蛮干,一味执拗,不顾现实。武昌第三次攻城之举,把他个性的弱点暴露无遗。蒋先生这种个性可说是他个人成功的因素,也可说是国事糟乱的种子。
 
李宗仁细说蒋介石:最多是个偏将之才

     蒋介石在武昌城下的“蛮干”,自然是以失败告终。然不出两日,吴军第二师师长刘佐龙附义投诚,反过来炮击吴佩孚的司令部,吴佩孚仓皇乘火车北逃,武昌之敌遂俯首就擒。蒋介石的“蛮干”,成了“白干”。
    北伐军攻打吴佩孚的时候,孙传芳出兵江西,遥作声援。在攻克武昌后,北伐军决定入江西作战,解决孙传芳。蒋介石嫡系的第一军和程潜的第六军在南昌败绩,攻打南昌的任务,于是又落到了李宗仁的第七军头上。是时孙军在外主力已基本解决,蒋介石遂又亲自指挥南昌攻城。李宗仁回忆说:
    蒋总司令为鼓励士气,曾于10月12日亲至南昌南门外指挥攻城。南昌城垣甚为坚实,我军屯兵坚壁之下,背水作战,实犯兵家大忌。据白崇禧说,渠当时极不赞成围攻南昌,因武昌的攻城战,殷鉴不远。无奈蒋总司令个性倔强,坚主爬城硬攻。
    但是这次蒋介石就没有在武昌的好运了。接下来的战况,李宗仁回忆道:
    敌军敢死队忽自南昌城下水闸中破关而出。黑夜混战,喊杀连天,秩序大乱。我军攻城的第六团被敌包围,几至全团覆没。我军不得已仓皇后撤。蒋、白二人虽均在前线,但黑夜之中指挥困难,情势危急。蒋氏数度执白氏之手,连问:“怎么办?怎么办?”
    白崇禧不愧为“小诸葛”,危急之下犹极镇定。他命令全军沿赣江东岸南撤,至上游搭攻城浮桥渡江,并派兵沿途通知退兵,告知上游有两座浮桥可渡,遂能安定军心,一夜之内全数退往赣江西岸。由于白崇禧指挥有度,北伐军虽败但损失不大,仍有实力卷土重来。
 
    三、蒋介石最多只可说是偏将之才
    北伐军肃清江西后,孙传芳军的主力已不复存在,国民政府之统一全国,似有指日可待之势。然而国民党内部的弱点也次第暴露出来了。李宗仁分析道:
    就军事方面来说,最难克服的一项困难,便是蒋总司令身上无可补救的缺点。蒋氏的个性,可说是偏私狭隘,刚愎桀骜,猜忌嫉妒,无不具备。渠身为国民革命军统帅,然其意念中总是以第一军为主体。军中一切弹械补充、给养调剂、编制扩展等,第一军常比他军为优厚。
    据李宗仁回忆,1926年冬天到来后,后方军毯运到,蒋介石命令兵站总监俞飞鹏优先把军毯发给第一军伤兵医院。俞说:“每一医院中都有各军的伤兵,当如何应付?”蒋介石回答:“不管!不管!他们自有他们自己的军长!”李宗仁愤然叹息:
    蒋氏此话,显然忘却其主帅地位,而仍以第一军军长自居。他这种作风,可能故意使第一军待遇特殊化,而使其他各军对第一军发生向往羡慕之心。然事实上,他所得的结果反而是友军怀怨不平,部曲离心。
    而蒋介石处处优待照顾的第一军,在战场上的表现却实在微不足道。何应钦率第一军作为东路军入闽,初期进展顺利,因福建固非敌军主力所在。后来第一军参与武昌、南昌各役,全无微功。尤其是南昌之战,第一军第一师弃甲曳兵,代军长王柏龄竟逃跑“失踪”。此种部队,而蒋介石处处护短,自然不能服人。所以李宗仁说:
    蒋氏最多只可说是偏将之才,位居主帅之尊,其智能、德性、涵养俱不逮远矣。
    当时李宗仁尚年轻气锐,曾寄希望于蒋介石之改变,数次劝蒋介石不再兼任黄埔军校校长,以避免军中门户之见。但蒋介石总是默不作声,或态度严肃,令李宗仁无言而退。后来李宗仁和邓演达等人闲谈,言及此事,邓演达失声笑道:“糟了!糟了!你所要避免的,正是他所要造成的。他故意把军队系统化,造成他个人的军队。你要他不兼任校长,不是与虎谋皮吗?”
顶一下
(2)
25%
踩一下
(6)
75%
------分隔线----------------------------
名人故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