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来说历史故事和未解之谜
可以知兴替,来说历史故事未解之谜

本月热词:

历史故事大全 > 历史故事 > 名人故事 > 正文

唐朝宰相张柬之生平详解

发表日期:2014-06-03 16:25 作者:来说历史故事网 来源:www.lsgushi.com 浏览:

摘要:张柬之,字孟将,生于武德八年(625),襄州襄阳(今湖北襄樊市)人。少时广涉经史,补太学士。精通儒家义理,尤好三礼,国子祭酒[1]令狐德棻尤重其才。进士第后,任青城(今四川都江堰市东南)丞。

唐朝宰相张柬之生平详解
  张柬之,字孟将,生于武德八年(625),襄州襄阳(今湖北襄樊市)人。少时广涉经史,补太学士。精通儒家义理,尤好三礼,国子祭酒[1]令狐德棻尤重其才。进士第后,任青城(今四川都江堰市东南)丞。直至永昌元年(689),以贤良征试,对策者千余人,年已六十五岁的张柬之脱颖而出,名列第一。被授予监察御史。圣历元年(698),迁凤阁舍人。历任合州(今四川合川、铜梁、武胜等地)、蜀州(今四川崇州、新津二地)刺史、荆州(今湖北松慈石首、荆门、当阳之间)大都督府长史等职。长安中,得狄仁杰傑荐举,被召为司刑少卿,拜洛州(今河南洛阳市)司马,迁秋官侍郎,直至入阁拜相。
  
  据史书记载,张柬之在八十岁之前平平淡淡,默默无闻,一生中唯一的功绩就是成功地策划了一场军事政变,于神都洛阳长生殿迎仙宫御榻前逼武则天还政于李唐。真可谓大器晚成的典型。
  
  弘道元年(683)十二月初四,身染重病的高宗本想登上则天楼宣布赦令,因气喘不能上马,便召集百官于贞观殿前听令。是夜,高宗急召裴炎入宫接受遗命,辅佐朝政。高宗驾崩后,遗诏太子李显于灵柩前即位,凡军国大事有难决者,可采纳天后的意见。十一日,太子李显即皇帝位,是为中宗。中宗尊武则天为太后。
  
  光宅元年(684)正月,中宗想任命韦皇后的父亲、豫州刺史韦玄贞为侍中,还打算授予乳母的儿子五品官职。但却遭到中书令裴炎的抵制,中宗大怒,冲着裴炎吼道:“我就是把天下给了韦玄贞还有什么不可以的!何况吝啬一个侍中的官位。”畏惧中的裴炎急忙报告武太后。二月初六,武太后召集文武百官于乾元殿,命裴炎宣布太后令,废中宗为庐陵王。初七,雍州牧、豫王李旦即皇帝位,是为睿宗。政事完全取决于太后。太后命睿宗居于别殿,睿宗欣然同意。四月二十二日,太后贬庐陵王李显于房陵(今湖北竹山、竹溪及房县等地),二十六日,途中改贬均州(今湖北十堰市及丹江口市等地)。闰五月,太后命礼部尚书武承嗣为太常卿、同中书门下三品。九月,武承嗣请太后追祖为王,并建议筑武氏七庙,太后听纳。但裴炎反对,太后不听。二十一日,太后追祖为王后,又在文水县营建武氏祠堂。李敬业扬州起兵,骆宾王为之撰写《代李敬业传檄天下文》,密探诬陷裴炎与李敬业联手谋反,监察御史崔詧乘人之危,落井下石。于是,太后命左肃政大夫骞味道、侍御史鱼承晔拘捕裴炎入狱。裴炎义正词严,不肯屈服。不久,太后命斩裴炎于洛阳都亭。派人查抄他的家产,廉洁得竟无一担积粟。十一月初四,太后命左鹰扬大将军黑齿常为江南道大总管,率兵讨伐李敬业。
  
  垂拱二年(686)正月,太后下诏还政于睿宗,睿宗知其母并非诚意,固上表坚决辞让。于是,太后又继续临朝称制。
  
  垂拱三年(687)九月十八日,虢州(今河南卢氏)人杨初成为了驱逐武则天和睿宗,伪称郎将假传太后令在都邑招募将士前往房州迎接庐陵王,结果事败被斩。
  
  垂拱四年(688),太后亲侄武承嗣暗中指使人在白色的石头上凿上“圣母临人,永昌帝业”的文字,然后染石成紫。再指使雍州人唐同泰上献,奏称此石得自洛水。太后大喜,遂将此石命名为“宝图”。并立即提拔献石者唐同泰为游击将军。五月十一日,太后朝拜洛水,然后驾临明堂,朝见群臣。并命各州都督、刺史以及皇族、外戚于祭拜洛水前十天会集。十八日,加太后尊号为“圣母神皇”。七月初一,太后改“宝图”为“天授圣图”,“洛水”为“永昌洛水”,封“洛水神”为“显圣侯”,加特进,并禁止在此垂钓。命“天授圣图”出现的地点为“圣图泉”,泉旁设置永昌县。
  
  十二月二十五日,太后朝拜洛水,接受“天授圣图”。命皇帝、皇太子、内外文武百官及夷蛮首领随从,礼乐仪仗的盛大,是唐朝以来前所未有的。二十七日,明堂落成,高二百九十四尺,见方三百尺。凡三层,下层按照四季划分,每一方设置一种颜色;中层按照十二时辰划分,上为由九条龙捧起的圆顶,上安铁凤,高十尺,以黄金装饰;中间有贯通上下的大木,粗十围,下置铁质水槽,似辟雍之样,号称万象神宫。
  
  天授元年(690)十一月初一,太后供奉万象神宫。改永昌元年十一月为载初元年正月,十二月为腊月,夏历正月为一月。十六日,司刑少卿周兴上奏废除唐朝帝室的家族名册。二十三日,太后命其面首薛怀义为右卫大将军,赐爵鄂国公。又命武承嗣为文昌左相、同凤阁鸾台三品,武士彟兄长之孙、凤阁侍郎武攸宁为纳言。九月初三,侍御史傅游艺率领关中百姓千余人上表,请求改国号为周,赐皇帝姓武。太后不许,但却立即提拔傅游艺为给事中[2]。初七,太后同意睿宗及群臣的请求,初九,太后登上则天楼,宣布改唐为周。十二日,上太后尊号“圣神皇帝”,以皇帝为继承人,赐姓武,以皇太子为皇太孙。
  
  长寿元年(692)五月,夏官侍郎李昭德私下对武皇说:“魏王武承嗣权太重。”武皇回答说:“他是我的亲侄子,所以,就得倚为亲信。”李昭德又说:“武承嗣既是陛下之侄,是亲王,又是宰相,权势同于人主,我恐怕陛下不能久安于天子之位!”武皇听后震惊。武承嗣又在武皇面前诋毁李昭德,武皇说:“我任用李昭德,才能睡的安稳,他能替我分忧,您不要再说了。”九月,武皇命在并州设置北都。
  
  长寿二年(693)正月初一,武皇祭献万象神宫,魏王武承嗣为亚献,梁王武三思为终献。腊月初七,武皇降睿宗李旦的儿子、太子李成器为寿春王,恒王李成义为衡阳王,楚王李隆基为临缁王,卫王李隆范为巴陵王,赵王李隆业为彭城王。九月,魏王武承嗣等五千人上表,请求武皇加尊号“金轮圣神皇帝”。
  
  延载元年(694)五月,魏王武承嗣等二万六千人上表,请求武皇加尊号“越古金轮圣神皇帝”。六月,梁王武三思率领四夷首领上表,请用铜铁铸造天枢柱,柱身镌刻贬唐颂周铭文。以姚璹为督作使,聚钱百万亿以购铜铁,缺口部分又征民间器具补充。
  
  天册万岁元年(695)正月初一,武皇加尊号“慈氏越古金轮圣神皇帝”,大赦天下,改元证圣。武皇别图所欢,亲近御医沈南璆,武皇面首、辅国大将军、鄂国公薛怀义一怒之下,当晚纵火天堂,延烧明堂,洛阳城如同白昼。武皇又命重建明堂和天堂,仍由薛怀义主持,督工赶筑。又为九州各铸一座高十尺的铜鼎和同样高的十二属相神,并安放在各自的位置。二月,武皇因憎恨面首薛怀义骄纵行为。初四,密令身强力壮的宦官在遥光殿前树下将其逮捕,令建昌王武攸宁率壮士将其打死,送尸白马寺建塔。四月,天枢柱落成,高一百零五尺,径十二尺,柱身八面,面宽五尺。柱下为一铁山,周边共长一百七十尺,铜质蟠龙及麒麟环绕铁山,柱上为腾云承露盘,径三十尺,四龙人立捧火珠,高十尺。毛婆罗造模型,武三思为文,刻写百官和四夷首领姓名,太后书匾“大周万国颂德天枢”。
  
  万岁通天元年(696)三月十六日,新明堂落成,高二百九十四尺,纵横三百尺,号称通天宫。
  
  神功元年(697),贞观宰相张行成同族侄孙、尚乘奉御[3]张易之年轻有美貌,且精通音律,武皇女儿太平公主将张易之的弟弟张昌宗推荐入侍宫中,张昌宗又推荐其兄张易之,兄弟二人得以亲近武皇。武皇遂命张昌宗为散骑常侍,张易之为司卫少卿,追赠二张之父张希爽为襄州刺史,张易之生母韦氏、张昌宗生母臧氏(年逾四十,颇有姿色)为太夫人,又命凤阁侍郎李迥秀为臧氏的情夫。武承嗣、武三思、宗楚客、宗晋卿等人时常等候在张易之家门口,争着给他牵马垂蹬。并称张易之为五郎,张昌宗为六郎。
  
  四月,武皇移置九鼎于通天宫。豫州鼎高十八尺,能容纳一千八百石,其余各鼎通高十四尺,能容一千二百石。各鼎铸有山川物产图像,用铜共计五十六万零七百余斤。武皇想用一千两黄金涂鼎,后被姚璹劝阻。
  
  六月,司仆少卿来俊臣贪恋女色,伪造武皇命令强夺他人妻妾,又诬告监察御史李昭德谋反,将其入狱。来俊臣又想罗织罪名诬告武氏诸王及太平公主、皇嗣、庐陵王及南北衙宿卫军谋反,不料却遭到河东人卫遂忠告发,被判处死刑,连同李昭德一起暴尸闹市。六月二十四日,特进武承嗣、春官尚书武三思同被命为同凤阁鸾台三品。闰十月二十一日,武皇命幽州都督狄仁傑为鸾台侍郎,司刑卿杜景俭为凤阁侍郎,一并同平章事。
  
  圣历二年(699)正月初一,武皇接受天子明年十二个月的政事。初六,封皇嗣李旦为相王,领太子右卫率。初八,武皇设置控鹤监丞及主簿等官,以司卫卿张易之为控鹤监,左散骑常侍张昌宗、左台中丞吉顼、殿中监田归道、夏官侍郎李迥秀、凤阁舍人薛稷、正谏大夫员半千皆为控鹤监内供奉。二十五日,武皇赐太子武姓,大赦天下。二月十八日,武皇命太子、相王、太平公主和武攸暨等在明堂向天地发誓,并将誓词铭之铁券,藏之史馆。十月,太子和相王的几个儿子再次出就封地。
  
  久视元年(700)腊月初一,武皇立原皇太孙李重润为邵王,立其弟弟李重茂为北海王。六月,武皇又改控鹤府为奉宸府,张易之为奉宸令。武皇为了掩盖其劣迹,便命奉宸令张易之、秘书监张昌宗和文学侍从李峤为修书使,召命张说、徐坚、刘知幾、沈佺期、阎朝隐等二十六人在内殿修撰《三教英珠》。武三思上奏武皇,说张昌宗是周灵王太子晋转世。武皇听后大喜,立即命张昌宗穿上用羽毛做的衣服在内庭骑坐木鹤吹笙。
  
  有一次,张易之的弟弟、洛阳令张昌仪在入宫朝见武皇时,有一位薛姓候选官员拿着五十两银子和任职文书拦住他的坐骑行贿,张昌仪欣然笑纳,并将任职文书随手交给天官侍郎张锡。几天后,张锡不慎将文书丢失,去问张昌仪,张昌仪边骂边说:“我也不曾记得,只要是姓薛的都授官。”张锡遵从照办,遂将六十多位薛姓候选者全部注授官职。
  
  武皇想建一尊大佛像,计划让全国的和尚和尼姑每人每天捐赠一文钱作为资费,不料却被狄仁傑谏阻,武皇说:“您劝我行善,我怎么能违背您的教诲呢?”武皇常称狄仁傑为国老,后来,狄仁傑去世,武皇流着泪说:“老天为什么这么早就将我的国老夺走呢?朝堂上再也没有可以依靠的师长了!”
  
  武皇曾问狄仁傑:“朕想找一位杰出的人才委以重任,您看有谁称职?”狄仁傑问:“不知陛下想让此人担任什么职务?”武皇说:“朕想让他出将入相。”狄仁傑回答:“如果陛下想要风雅之人,苏味道、李峤就是合适的人选。如果陛下想要出类拔萃的奇才,那就只有荆州长史张柬之了,他的年纪虽然是大了一些,但却具备宰相之才啊!”随后,武皇提拔张柬之为洛州司马。过了很长时间,张柬之才被武皇任命为宰相。狄仁傑在朝,先后向武皇推荐了夏官侍郎姚崇、监察御史桓彦范、泰州刺史敬晖等数十人。
  
  长安元年(701)八月,年迈多病的武皇将朝廷大事交给张易之、张昌宗兄弟去处理,由此,二张权倾朝野。当武皇的病情稍有一些好转的时候,宰相崔玄暐上奏说:“皇太子李显和相王李旦,他们都是仁德彰明的君子,且操行高雅,备受瞩目,完全可以在您身旁侍奉汤药。再说,皇宫是皇帝居住的地方,事关重大,祈望陛下还是不要让异性人随便出入为好。”武皇听后,只对崔玄暐淡淡地说:“感激您的一片好意。”
  
  邵王李重润和他的妹妹永泰郡主李仙蕙及永泰郡主的女婿、武承嗣之子、魏王武延基私下曾议论此事。张易之知道后又告诉给了武皇。武皇大怒,遂令太子李显处罚,李显为了保住太子地位,大义灭亲。九月初三,逼令三人自缢,事情才算了结。
  
  张昌宗恐武皇晏驾后遭到宰相魏元忠的杀害,遂在武皇面诬陷魏元忠和太平公主的情人、司礼丞高戬谋反,武皇闻之大怒,令将二人逮捕入狱。最终,魏元忠被贬,高戬、张说被流放,太子仆崔贞慎遭到拘审。二十七日,武皇任命相王李旦主持左、右羽林卫大将军事务。
  
  长安二年(702)八月二十三日,太子李显、相王李旦及太平公主上表,请求封张昌宗为王,武皇拒绝,二十七日,他们又一次上表请求封王之事,武皇便赐张昌宗邺国公。九月十六日,武皇任命太子宾客武三思为大谷道大总管,洛州长史敬晖为副职。十七日,武皇又命相王李旦为并州道元帅、武三思、武攸宜及魏元忠为副职。
  
  长安三年(703)六月十九日,武皇任命相王李旦为雍州牧。十月初八,武皇一行离开西京长安,二十七日抵达神都洛阳。
  
  长安四年(704)七月三十日,鸾台侍郎、同凤阁鸾台三品韦安石检举张易之等人罪行,武皇令将张易之等人交给韦安石及右庶子、同凤阁鸾台三品唐休璟审讯。八月初一,武皇任命韦安石兼任检校扬州刺史。初七,又任命唐休璟兼任幽、营二州都督及安东都护。唐休璟在赴任前密语太子:“现在二张凭借恩宠不尽本分,日后必将作乱,殿下应多加防范。”九月,夏官尚书姚元崇在赴灵武道安抚大使任之前,武皇让他推荐能够胜任宰相职务的人选,姚元崇说:“张柬之厚实稳重,多有智谋,尤其对国家大事能够当机立断,是非常合适的宰相人选,可惜年纪大了,敬请陛下赶紧启用他。”数日后,狄仁傑再向武皇举荐张柬之可为宰相,而不是司马。十月二十二日,武皇任命年且八十的张柬之为凤阁鸾台平章事。十二月,身居长生殿的武则天身染重病,由其面首张易之和张昌宗兄弟侍疾。太子和宰相很难见到武皇的面。洛阳城中人心惶惶,谣言四起。
  
  神龙元年(705)正月,张易之和张昌宗兄弟借武皇病重之机把持朝政。身为宰相的张柬之认为政变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张柬之、崔玄暐、中台右丞敬晖、司刑少卿桓彦范及相王府司马袁恕己加快部署政变工作。张柬之问右羽林卫大将军李多祚:“将军今天的荣华富贵是谁给的?”李多祚流着泪回答说:“是高宗大帝给的。”张柬之又说:“现在,大帝的两个儿子受到了张易之和张昌宗兄弟的威胁,难道将军没有考虑过报答大帝所赐予的恩德吗!”李多祚回答说:“只要是利于国家的事,我一切听从您的安排,从不顾及个人生死安危!”
  
  当张柬之将左、右羽林军的指挥权分别交给桓彦范和敬晖时,却引起了张易之的怀疑。于是,张柬之又将右羽林军交给他们的党羽武攸宜。张易之这才放心。不久,姚元崇也从甘肃灵武回朝,桓彦范将策划好的方案事先告诉了他母亲,他母亲勉励他说:“忠孝不能两全,先为国家着想,你这是对的!”随后,桓彦范和敬晖一同前往洛阳宫北门拜见太子,并如实禀告此次政变的计划,取得了太子的支持。
  
  正月二十二日,相王李旦率领相王府司马袁恕己、洛州(今河南洛阳市)长史薛季昶等诸卫占据了主要交通要道及重要政府暑衙,袁恕己派兵包围了政事堂,逮捕了值日宰相韦承庆、房融及司礼卿崔神庆。张柬之与崔玄暐、桓彦范及左威卫将军薛思行等人率领左、右羽林军五百人直趋玄武门,此时,殿中监田归道正好统领千骑兵把守玄武门,敬晖强行调集他的兵力,因他事先并不知道诛杀张易之等人的政变计划,结果遭到田归道的拒绝。
  
  张柬之派李多祚、右散骑侍郎李湛以及内直郎、驸马都尉王同皎前往东宫迎接太子李显。太子怀疑有诈,没敢出来。驸马王同皎上前一步,说:“先帝传位于殿下,殿下却被无故幽禁,天下百姓无不愤慨。至今已经二十多年了,现在人心向善,立志除奸,匡复李唐社稷,祈望殿下能到玄武门去,以满足将士朝臣的愿望。”太子说:“母皇圣体欠安,还请诸位日后再做打算。”李湛说:“诸位为了国家安危,殿下为什么非得要他们面临灾祸呢?请殿下亲自去劝阻前来勤王救难的将士门好了。”太子听后,同意出来。此时,王同皎立即将太子抱上马,并陪同太子来到玄武门,然后斩关入城。
  
  此时,武皇就在长生殿迎仙宫,张柬之等人先将张易之和张昌宗斩于殿庑之下,然后拥入长生殿,武皇看这阵势,大惊失色。忙坐起来问道:“是何人作乱?”张柬之回答说:“是张易之、张昌宗兄弟阴谋作乱,臣等已奉太子殿下之命将其斩首,事先考虑到怕走漏消息,所以没有禀告陛下,在宫禁之地诛杀逆贼,惊动天子,臣等罪该万死!”武皇忽然看见了在人群中的太子李显,便对他说:“乱贼已被诛杀,你可以回东宫了!”桓彦范上前说:“群臣不敢忘怀太宗、高宗的恩德,希望陛下将帝位还给太子,以上顺天命,下从民心。”武皇忽然又在人群里发现了李义府的儿子李湛,于是就对他说:“你也是杀害张易之的将军吗?我平时待你们父子不薄,你何必要这样?”李湛听后,无以言对。武皇又对崔玄暐说:“别人的官职都是经他人推荐之后才授予的,唯有你才是朕亲手提拔起来的,你怎么也在这里?”崔玄暐回答说:“我之所以这样做,正是为了报答陛下的对我的大恩大德。”
  
  接下来,张柬之命将张昌期、张同休及张昌仪等人逮捕,并在天津桥南将上述人犯连同张易之、张昌宗一道枭首示众。二十三日,绝望中的武则天被迫颁下制书,命由太子监国,大赦天下。二十四日,武则天将帝位还给太子李显,二十五日,李显正式复位,史称中宗皇帝。中宗加自己的弟弟、相王李旦为镇国相王封号,授官太尉、同凤阁鸾台三品;加自己的妹妹、太平公主为镇国太平公主封号,此外,凡被发配或没入官府为奴的李唐宗室子孙,重新补进族册,封授相应的官爵。凡为人佣保,命州县搜访遗骨,以礼改葬,追封官爵,命子孙承袭。二十六日,武则天退居上阳宫,由李湛统领禁军看管。二十九日,中宗任命张柬之为夏官尚书、同凤阁鸾台三品。崔玄暐为内史,袁恕己为同凤阁鸾台三品,敬晖、桓彦范为纳言,上述功臣皆赐爵为郡公。赐爵李多祚为辽东郡王,驸马都尉王同皎为右千牛将军,赐爵琅邪郡公;李湛为右羽林大将军,赐爵赵国公。
  
  二月初四,中宗下诏恢复大唐国号。
  
  中宗复位后,韦后干预朝政。诛杀二张后,洛州长史薛季昶曾劝说张柬之趁机除掉武三思等人,以绝后患。而张柬之认为武氏势力已去,固不采纳。此时,武三思的儿子武崇训是中宗李显之女安乐公主的驸马,加之武三思又与亲家母韦后私通。十六日,中宗任命太子宾客武三思为司空、同中书门下三品。三月二十六日,中宗任命张柬之为中书令。五月初七,中宗又将张柬之等人以及武三思等十六人作为国家的功臣,赐于铁券,并规定这些人如果所犯不是谋逆之罪,每人都可宽恕十次死罪。权势渐盛的武三思最记恨张柬之逼其姑母武则天退位还政。于是武三思便向中宗献计陷害张柬之等人,中宗大喜。五月十六日,中宗封侍中、齐公敬晖为平阳(今山西临汾西南)王,桓彦范为扶阳(今安徽巢湖)王,中书令、汉阳公张柬之为南阳(近河南南阳)王,特进、同中书门下三品、博陵公崔玄暐为博陵(今河北定州)王,同时免去他们的宰相职务。每月只准他们初一、十五进京朝见。
  
  神龙二年(706)三月,中宗又贬敬晖为朗州(今湖南常德市)刺史,贬崔玄暐为均州(今湖北十堰市、丹江口市)刺史,贬桓彦范为亳州(今安徽亳州市)刺史,贬袁恕己为郢州(今河北钟祥、京山)刺史。
  
  五月十八日,当刚将则天皇后的灵柩在梁山乾陵安葬完毕,武三思就迫不及待地指使郑愔诬告五人谋反。
  
  六月初六,中宗再贬敬晖为崖州(今海南琼山东南)司马,贬韦彦范(赐姓韦)为泷州(今广东罗定市东南)司马,贬张柬之为新州(今广东新兴县)司马,贬袁恕己为窦州(今广东信宜市西南)司马,贬崔玄暐为白州(今广西博白县)司马,一律为员外官,还得长期留在任上。并削夺了他们的勋爵。
  
  七月三十日,武三思又派人分条陈说韦皇后的风流艳事,并将这些字条贴在洛阳的天津桥上,请求废除韦后。中宗大怒,命御史大夫李承嘉追查。李承嘉上奏:“这些字条都是敬晖、张柬之、桓彦范(还姓桓)、袁恕己和崔玄暐派人书写和张贴的,请陛下将其五人灭族。”武三思又指使儿媳安乐公主对这五人进行诬陷。大理丞李朝隐上奏说:“案子还没有经过详细审问,不能急于将其灭族。”中宗考虑到曾赐与张柬之他们铁券,承诺不处他们死刑。于是,便流放敬晖于琼州(今海南琼山),桓彦范于瀼州(今广西上思西南),张柬之于泷州(今广东罗定市东南),袁恕己于环州(今广西环江县西北),崔玄暐于古州(今四川理县)。五人子弟中,凡年满十六岁以上的皆流放岭外。并提升御史大夫李承嘉为金紫光禄大夫[4]、襄武郡公。又赐彩物五百段,瑞锦被一床。将大理丞李朝隐贬为闻喜(今山西闻喜县)令。后来,武三思又暗示太子李重俊上表,诛其张柬之等五人三族,中宗没有同意。
  
  郁闷中的张柬之和崔玄暐已于贬地相继去世。中书舍人崔湜对武三思说:“如果敬晖等人再回朝中,将会成为祸患,你不如派人伪造皇帝的命令将其全部杀掉。”武三思听后同意。于是,崔湜就推荐了自己的表兄周利贞。
  
  神龙初,身为侍御史的周利贞曾被张柬之等人贬为嘉州(今四川乐山、峨眉、夹江等地)司马,因此,他对张柬之等人恨之入骨。周利贞时被武三思召为刑官,以右台侍御史的身份奉命出使岭外,在贵州,命人将桓彦范捆绑在竹筏子上拖行,直至血肉模糊露出骨头时,再行杖杀。将敬晖剐而杀之。逼袁恕己饮野葛汁,袁恕己饮至数升而不死,毒性发作,袁恕己难受得用手扒土,手上的指甲几乎被磨光,最后再以乱棍打死。周利贞回朝后,被提升为御史中丞。
  
  睿宗景云元年(710)七月,追赠张柬之中书令,封汉阳(今甘肃礼县一带)郡公,谥曰“文贞”,再授一子官职。建中初,再赠司徒。
  
  注释
  
  [1] 国子祭酒:官名。东汉以博士一人为祭酒。三国魏因之。吴称都讲祭酒。西晋咸宁中立国子学,置一员为长官,掌教授生徒儒学,主管国子学,参议礼制,隶属太常。北魏太和十七年(493)定为四品上,二十三年(499)升为从三品,专领国子学。北齐为国子寺长官,一员,从三品,与九卿地位相当,领国子、太学、四门三学,主管全国教育行政。隋代沿置,唐为国子监长官,一员,从三品,总领中央国子、太学、广文、四门、律、书、算七学,及地方学校。龙朔二年(662)改名大司成,咸亨元年(670)复旧;垂拱元年(685)改名成均祭酒。神龙元年(705)复为国子祭酒。
  
  [2] 给事中:官名。秦始置。西汉因之。为加官,位次中常侍,无定员。所加或大夫、博士、议郎,御史大夫、三公、将军、九卿等亦有加者。加此号得给事宫禁中。常侍皇帝左右,备顾问应对,每日上朝谒见,分平尚书奏事,负责实际政务,为中朝要职,多以名儒国亲充任。魏晋亦无员,五品。隶散骑省,位在散骑常侍下、给事黄门侍郎上。南朝隶集书省,地位渐低,位在通直散骑侍郎下、员外散骑侍郎上。北魏则为内朝官,常派往尚书省诸曹,参领政务,并负有监察之职。孝文帝太和十七年(493)定为从三品上,二十三年(499)改为从六品上。北齐隶集书省,掌谏议献纳,从六品上,员六十人。隋大业三年(607)于门下省置给事郎,位仅次于黄门侍郎,员四人,掌省读奏案。唐武德三年(620)改名给事中,正五品上。龙朔二年(662)改名东台舍人,咸亨元年(670)复旧。掌读署奏抄,驳正违失,诏敕若有不当,亦可于涂改后奏还,号为“涂归”。又与御史审理天下冤滞。
  
  [3] 尚乘奉御:官名。尚乘局长官。置二员。隋正五品,唐从五品。职掌左右六闲御马,辨别精良,饲养调习。龙朔二年(662)改为奉驾大夫。咸亨元年(670)复旧。开元二年(714)后直隶于闲厩使。
  
  [4] 金紫光禄大夫:官名。晋初有光禄大夫,授银章青绶。如加赐金章紫绶,则为金紫光禄大夫,二品,禄赐、班位、冠帻、车服、佩玉、置吏卒羽林及卒,诸所赐给皆与特进同。北魏太和十七年(493)定为从一品下,二十三年(499)改为从二品。北齐因之。南朝梁及北周分置左、右。隋初为从二品散官,后改为正三品。唐贞元十一年(637)置为正三品文散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名人故事标签云

名人故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