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来说历史故事和未解之谜
可以知兴替,来说历史故事未解之谜

本月热词:

历史故事大全 > 历史故事 > 名人故事 > 正文

孤岛上的田横与五百壮士

发表日期:2014-05-26 12:27 作者:来说历史故事网 来源:www.lsgushi.com 浏览:

摘要:孤岛上的变革 公元前202年盛夏,偏午的太阳依旧毒辣,炙烤着方圆不足两公里的小岛。岛上地势平坦,林木茂盛,渔民捕鱼累时常来此地歇脚,但自从田横率部强占后,鲜有人登岸。渔民不知这伙人的身份,只记得数月前突然造访,强夺了数十条渔船,浩浩荡荡地奔岛

孤岛上的田横与五百壮士 
  孤岛上的变革
  
  公元前202年盛夏,偏午的太阳依旧毒辣,炙烤着方圆不足两公里的小岛。岛上地势平坦,林木茂盛,渔民捕鱼累时常来此地歇脚,但自从田横率部强占后,鲜有人登岸。渔民不知这伙人的身份,只记得数月前突然造访,强夺了数十条渔船,浩浩荡荡地奔岛而去。幸好没有杀人放火,足够令他们庆幸。之后偶有来人采办食物,神情并不凶恶,甚至能以物品交换,才终于放下心来,但仍不敢近岛半步。
  
  入岛以来,田横心灰气冷。回想当年与两个兄长田儋、田荣在狄县揭竿反秦,从者云集,相继破七十二城,复齐国故土,何等的意气风发,后来两兄长相继被章邯和项羽擒杀,自己犹能抵定军心,力挽狂澜,何等的豪气干云,可恨之后见欺于郦食其与韩信,以无备之兵受虎狼之师,终于国破家亡。他摔残余部众投彭越,听闻刘邦败项羽称帝后又毅然出走,最后流落孤岛。天下是刘邦那小儿的了,以项羽的神勇尚不能抗之,何况他这个败军之将。田横心里已有打算,终老孤岛,再不踏中原一步。至于如何在这岛上生活,田横也着实费了一番脑子。
  
  有一天他集合剩余的五百余士兵,把自己长居久住的想法告之,士兵们也早厌倦了行军打仗,都表示同意,大声应和:“永追随齐王!”,他很高兴。
  
  他让部众辟出一片荒地,以木材茅草扎起简易的房子,以避风雨,又去岸上采买各种日常用品,甚至一些粮食种子和渔具,另外强请了一些渔民教授晒网打渔,以至于风干腌制保存等种种方法。月余后才基本备足。最后他又派出一队人到岸上的市镇大肆购买女人,那年月老百姓历经战乱困苦,卖儿鬻女多的是,但一次寻得五百人太难,前前后后费劲功夫才带回五六十人,远不足数,并且大多病体瘦弱,甚至年纪太轻。经过商议,太小的暂且养着,其余的也另备大屋予以居住,白天帮助干活,晚上则轮流侍奉。为防士兵因相貌争执,又给她们一一编号,抽号为准,各凭运气。于是,每至傍晚,士兵抽号的情景蔚为壮观。田横选了两个颇有姿色的视为后宫禁脔,但以齐王的尊贵身份,手下们仍觉得委屈了,商定再让齐王选两个,田横直接予以回绝,让他们备受感动。
  
  田横清楚,如此一来这些女人的身份等同于妓女,还须操劳生计,自然会引起诸多不满。果然当天夜里就有女人含愤自杀,用碗片生生地割断喉咙,血喷的满屋子都是,惨不忍睹。原因是关系好的三个士兵欲共同享用此女。听闻此事,田横恼羞成怒,他不忍责备对他死忠的士兵,直喊着要把此女扔海里喂鱼。但稍一冷静,便改了主意,让把血肉模糊的女子拖出屋外示众。众女人见了这等情景,吓得魂飞魄散,原想自杀的也胆怯地打消了主意。至于三个士兵,田横先是痛斥了一顿,后又安慰几句,三人口头谢恩。并明令规定,一女一夜只侍一夫。女人们也觉得满足了。
  
  “齐王,以后这些女人有了孩子怎么办?”一个副官有些忧虑。
  
  “孩子越多越好,有什么担心?”
  
  “父亲是谁,可能会弄不清楚。”
  
  “男人都是父亲,女人都是母亲,大家一起抚养,方外之地就不用有这些顾虑了。”田横断定这是个好主意。
  
  “齐王英明。”副官很倾佩,退下去了。依田横的指令,第二天便把类似的话扩展成更明晰的内容,宣布成为以后的思想性纲领。男女领了命各自散去,打渔的打渔,晒网的晒网,颇有一番生趣。对此,田横很满意。
  
  不知名的汉使
  
  汉使渡海来时,田横正坐在岸边的岩石上喝着闷酒。
  
  田横的这番郁闷原来有自,只因这些天创岛的新鲜感消失殆尽。每天看着忙忙碌碌的男男女女,晒网打渔,抽号选美,聚众嬉笑,甚至公然调情,他暗藏恼怒。对于两个美人的侍候也极为不满,嫌她们笨手笨脚,眼神呆滞,举止粗鲁,哪有半分优雅的样子。当年战场冲杀的快意,美人帐下的温柔何曾剩下半点!他猛灌一口酒,想起两个兄长的死,更觉得自己窝囊透顶。田儋死于章邯,田荣死于项羽,田横嘛,不能死在这孤岛上。
  
  这时副官匆匆赶来通报:“齐王,汉使到了。”
  
  “好,来了多少人?”田横觉得有些意思了。
  
  “就一个。”
  
  “乘的什么船?”
  
  “普通渔船。”
  
  “那就让他来这里,顺便抬几坛好酒。”
  
  汉使的突然到来并未超出田横的预料,他如今虽避居孤岛,但从前的身份及对齐地的影响力足以让刚等帝位的刘邦不安,但只派个无名的人来游说,未免又看低了他田横。他想到郦食其,想到韩信,既觉自豪又恨得牙根痒。
  
  田横猜的不错,公元前202年,刘邦打败项羽,渐次平定天下,于长安即位称帝,立即着手收拾尾大不掉的各路诸侯。虽然田横流亡孤岛,说不定哪天又跑出来给他闹点儿麻烦,他要杜绝后患。在享受着几个美人细心服侍的功夫,他对一个使者下达了指令,内容措辞模糊,但使者胸中已有了主意。当天晚上,他高兴地接受了一场宴请,听了许多不着边际的奉承话,又特意去新开的一家妓院撒了把白花花的银子,凌晨才醉醺醺地回家。第二天便领着一队人马匆匆上路。
  
  汉使长着张马脸,面色枯黄,跟在副官的屁股后一脚深一脚浅地走过来,竭力压住粗喘的气息,他暗恨昨夜精力旺盛的齐地女人和一壶特意捎带的长安老酒。汉使老远就看见了田横,一身保养得宜的戎装,在偏午的阳光下铮铮发亮,他差点笑出来:虽已入秋,套这么一件厚重的铠甲怕不好受。到田横跟前,汉使深深鞠了一躬,先是替刘邦问候一句,接着表达了自己的敬仰之情。田横脸色平静,未发一言,指了指一块平坦的岩石,示意汉使坐下。又令副官端来两碗烈酒,一碗送到汉使手中,自己先仰首而尽,汉使暗暗叫苦,勉强地灌下去,腹胀难言。
  
  “大人远道而来,敝处地小物乏,这一杯酒算是接风了。”田横说完仰头大笑一声,颇有当年的风度,汉使心里却颇有嘲讽:一介武夫!表面上拱手表示谢意。
  
  “当年郦食其来临淄劝我与汉王并肩击楚,我原有此意,却不料韩信小儿趁机突袭,强占三千里齐地,逼我至此,否则我早与汉王饮酒长安了。现有传闻,无韩信,汉王不得成大事,岂不大谬!”田横不待汉使表明来意,接着说。
  
  “将军所言极是,即便无韩信,汉王也必能得取天下,时势使然。”汉使嗝了一口好大酒气,尽量稳住声调。
  
  “此话不然,就当时形势,如无我齐地相助,怕汉王须奈何不了霸王。”
  
  “汉王现已坐拥天下,四海之内俱为汉臣,鄙人此次远来,正带了大汉皇帝的亲授旨意,请将军即赴长安,就商国事。”汉使不想再听下去,直接说明来意。
  
  “坐拥天下,四海称臣,汉王当真了不起。当初如不是郦食其乱我军心,我何至于授人以柄,可见烹了他并不为过。韩信如今可仍拥兵齐地?郦商那小子又身居何位?”
  
  “韩信奉令迁为楚王,居下邳,郦商平燕王臧荼有功,升右丞相。将军请放心,来时皇上已告诫过郦丞相:如有冒犯将军者族诛。言重如此,可见皇上对将军爱护有加。”汉使猜到田横的忧虑,特以此话安其心。
  
  “韩信小儿打仗可以,其他便不足道,汉王打仗不行,手段很有一套。上苍有眼,欲假汉王之手平我心头之大恨!”
  
  “将军言过了,韩信乃楚人,迁为楚王衣锦还乡,正是皇上的隆隆之恩。”
  
  “当真是隆恩!拥兵齐地,汉王寝食难安,迁至楚地,虽已缚手,但以震主之功,怕汉王仍不能高枕无忧吧。我以一避岛之残将犹不能安汉王之心,何况他韩大将军!”
  
  “将军所言,卑职不敢苟同。但皇上对将军的厚爱,卑职耳闻目睹,可为确言。除去对郦丞相的告诫之外,皇上还特以王侯之位相待,请将军随卑职即赴长安,以慰皇上的渴念之情。”
  
  “我与汉王虽同起兵伐秦,但未曾谋面,仍渴念至此,令人惶恐。此岛僻小,仍有五百兵士,俱都解甲为民,以渔为业,另有六十妇人,成其家室,助为生计,望汉王能令他们安静生活为是。”
  
  “皇上一向宽厚仁慈,况将军此后身居王侯,自能照顾周到。”
  
  “好,容我打点一番,便与使者大人共赴长安。想长安繁华之地,早就想开开眼,就怕此生再不愿离开半步。”田横说完又大笑一声,令副官再斟满一杯,一饮而尽,没有跟汉使共饮的意思,汉使倒暗暗有些佩服。
  
  五百士兵闻说汉使到了,脸上忧喜不定,不知汉王是要斩草除根抑或是重请田横出岛。照田横的身份及落魄的情形看,汉王以坐拥天下之姿大可予以笼络,而不至于突下狠手,况且只见使者一人来岛,更显出一片诚意。想到这,心便镇定了些。那些妇人则多远远地望着,面有迷惑之色。
  
  田横回到茅草屋里,两个美人正坐在石床上交头说笑,见到田横,立马恭敬地站起来,安静地低下头等着吩咐。田横未理睬二人,径自从墙上取下一把擦拭得铮亮的宝剑,稍拔出剑身,寒气逼人。这把剑最初是田儋从秦将手中夺取,后因功赠给田横,至今随他四年有余,前后出入战场,杀敌盈百。田横仔细地把剑挂上腰间,冷声对两女道:“此次赴长安,你们俩跟着。”然后又回头吩咐副官:“其他人不须跟随,由你统带在此岛安居,无论此后听闻任何消息,不得离岛半步。”
  
  “齐王,手下愿跟随伺候。”副官急声回应。
  
  “不必,此次入长安,我胸中自有主意,你们只管避居此地,隔绝世事,倘有违我令出岛者,格杀勿论!”田横语气坚定,副官领命。
  
  田横走时,未通知其他兵士,一身戎装,迈大步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两个迷惑不解的女人和一个匆匆追着的汉使。兵士闻得消息赶来时,四人已乘船远去。
  
  田横之死与五百壮士的殉难
  

  汉使引田横上岸,早有一队人马在岸边迎接,清一色崭新的甲胄,个个面带傲然之色,看得田横晃眼,两个女人默默随着,目光也游移不定。汉使摆手指向一辆马车,响亮地说了个请字,田横一言不发,跨步钻进车篷。一队人马随即启程,迅速向西驶去。
  
  行十余日,至尸乡(今河南偃师西),时已傍晚,于是寻地住宿。因自秦末以来征战已久,天下初平,城镇处处仍凋敝未兴,客栈难寻,便干脆找了一处民居暂借一宿。田横仍由二女侍候,独享一间,除五六个兵士留守外,其余俱都随意吃点东西后倒头睡下,汉使当夜梦见了一头鱼怪,后来被他视为一种征兆。
  
  月移西天,一路无话的田横突然唤起二女,冷静地吩咐了自己的后事,大意是在他死后与剑合葬,二女吓得面容失色,在些微的月光里点了点头。田横迅捷地割断了喉管,血溅满身,二女才发出凄厉的尖叫。
  
  当天夜里,汉使用一把菜刀切下了田横的头颅,以黑布裹住,拴在马鞍上。又吩咐士兵草草地葬了尸身和那把宝剑。事后,天仍未亮,汉使搂着两个惊慌失措的女人进了屋,几个士兵随后跟了进去。
  
  第二天,无头的田横身旁多了两个直挺挺的女人。
  
  一个月后,一队人马开进了孤岛,把一柄沾着血迹的剑交给了副官,遗憾地宣布了田横的死亡。七天后,一个渔民发现了满岛的残尸,包括五百多个男人(其中有二十多个带甲士兵),六十余个女人。
  
  又月余,大汉皇帝刘邦在龙殿上嚎啕大哭,这是第二次,并下令把这个关于忠义的事迹编入史书,永世流传。百姓们听闻后,感动不已,干脆给那个无名的孤岛起了个名字,叫田横岛。
  
  两千多年后,田横岛成了一个知名的旅游景区,每天接待数百个观光的游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名人故事标签云

名人故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