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来说历史故事和未解之谜
可以知兴替,来说历史故事未解之谜

本月热词:

历史故事大全 > 战争故事 > 正文

国民党虐待女俘虏 被戴笠糟蹋过的女特工大盘点

发表日期:2015-03-12 21:07 作者:来说历史故事网 来源:www.lsgushi.com 浏览:

摘要:女子用尽各种酷刑,甚至叫人用藤条抽打,用小针刺乳头等办法逼供,这是戴笠亲自指挥对女犯进行性虐的有案可寻的例证。

说到被戴笠糟蹋过的女性中,最可怜的要称是军统女特务周志英。周于1935年毕业于浙江省警官学校,留校担任事务员。她生得颇有姿色,平时爱收拾打扮,所以颇引人注目。当时,戴笠兼任该校政治特派员,实为该校太上皇。戴亲自刑讯后,又在上海四川路新亚酒店将孙凤鸣的妻子崔正瑶捕获。他对这个女子用尽各种酷刑,甚至叫人用藤条抽打,用小针刺乳头等办法逼供,这是戴笠亲自指挥对女犯进行性虐的有案可寻的例证。   以残酷无情著称的戴笠,号称“蒋介石的佩剑”、“中国的盖世太保”、“中国最神秘人物”。“杀人魔王”戴笠,恶名昭著,他任国民党军统局长8年,曾密令残杀了许多革命烈士,是双手沾满烈士鲜血的刽子手,欠下血债累累。   1935年11月1日,王亚樵主持进行了轰动民国的刺杀汪精卫案。   为了策划在国民党中央四届六中全会上刺杀蒋介石,王亚樵等人先在南京组织了“晨光通讯社”,趁国民党召开全国代表大会之机,派孙凤鸣以记者身份混入会场,把手枪放在照相机内混过了检查。但照相时蒋介石恰巧没有参加,孙凤鸣当即决定刺杀国民党第二号人物汪精卫。因为孙放在照相机内的是一支三号小左轮枪,洞穿力不大,所以只把汪精卫击伤而未毙命。刺客当场被张学良、张继等人抱住摔倒在地,并被汪精卫和蒋介石的卫士开枪打成重伤。汪精卫的妻子陈璧君抓住蒋介石吵闹,她认为一定是蒋介石派人刺汪,所以自己不愿出来照相。蒋介石蒙受冤枉之后,便将戴笠大加训斥,限期要他破案以洗清自己。   戴笠亲自指挥对女犯进行虐待   戴笠连夜进行排查,他给垂死的孙凤鸣连续注射强心剂亲自审问,孙拒绝回答而亡。戴又通过孙凤鸣领取大会记者入场证的线索,将当时在中央军校工作的一个司书逮捕。戴亲自刑讯后,又在上海四川路新亚酒店将孙凤鸣的妻子崔正瑶捕获。他对这个女子用尽各种酷刑,甚至叫人用藤条抽打阴户,用小针刺乳头等办法逼供,这是戴笠亲自指挥对女犯进行性虐待的有案可寻的例证。崔正瑶受刑后招供与否,说法不一,但特务们随即又在香港将有关人员余立奎、胡大海等人捕获,引渡到南京归案。因这个案子内有一个是改组派的人,陈璧君和汪精卫这才相信不是蒋介石派人干的。   戴笠深知王亚樵是蒋介石的大敌,不杀了王,蒋不会饶他,于是他在全国各地撒下网络,捕捉王亚樵。戴笠亲赴香港,并和英警联系,又派大批特务渗透到香港各个角落。这时,军统里有个叫陈质平的特务向戴笠献计:派人打入王的帮会组织,并毛遂自荐,愿意一试。陈质平费尽心机,投其所好,后来王亚樵对陈质平的过分表演产生了怀疑,他深知香港不可久留。1936年2月,即偕眷属及郑抑真等人秘密潜离香港,来到广西梧州,改名匡云书,在西江岸李圩子的一幢房子居住,其他人也分住梧州市。梧州是李济深的祖籍,他也闲居在此。李济深同主政广西的李宗仁、白崇禧打了招呼,要他们对王亚樵加以保护,并由广西省府每月拨款五百元生活费资助王。王亚樵怎肯悠闲度日,曾三次赴南宁,面见李、白二人,建议兴兵讨蒋,但遭拒绝。  戴笠对漂亮女特务的酷烈手段:始乱终囚   说到被戴笠糟蹋过的女性中,最可怜的要称是军统女特务周志英。周于1935年毕业于浙江省警官学校,留校担任事务员。她生得颇有姿色,平时爱收拾打扮,所以颇引人注目。当时,戴笠兼任该校政治特派员,实为该校太上皇。   自从周志英跃入戴笠的眼帘之后,他便打定主意把周弄到手,于是,寻找种种借口,与周接近。周本是个贪图虚名的女人,也希望在与戴笠的交往中捞点好处。   一天,戴笠以研究学校后勤工作为名,找周志英谈话,因戴笠心怀鬼胎,另有他图,谈话时间定在晚上。   戴自然道貌岸然地讲了一通工作,又将周表扬一番。周志英用眼瞟了戴笠一眼,发现戴正用异样的眼光审视着她,她脸一红,头自然低了下去。   只听戴笠轻轻说道:"周小姐,我们交个朋友好吗?"   这时的周志英好象无话可说,又好像无事可做,两只手紧拿着一本书,摆过来,又摆过去。   "戴……",她慢慢抬起头来,发现戴笠用一种无法言喻的目光凝视着她,当她把目光移向戴时,似乎想说什么,但又羞怯地一笑,慢慢地低下了头。   "志英",戴笠凑到周志英跟前说:"你生得太美了!自从我第一眼见到你起,我的魂魄就被人牵走了!"   "真的?"周志英抬起头来,抿嘴一笑说。   "那还有假?我的内心确实很矛盾,很苦恼,每当你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就觉得精神特别愉快,但看不到你时,又觉得十分苦恼。志英,从今以后,我希望我们俩能经常在一起,你看怎么样?"   周志英听了戴笠这一番情意绵绵的话,不知为什么,心里格外舒坦,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半天才挤出几个字:"我……不知道。" 戴笠是情场老手,他最懂女人的心理,周志英的话音刚落,他便把周拉到自己怀里,慢慢地抚摸着她秀丽的乌发,周想着将来做将军太太的美景,不觉春心荡漾,兴奋不已,不禁仰起头来,闭上双目,将两片朱唇紧紧地贴在戴笠嘴上,两人免不了互诉衷曲,颠鸾倒凤,放胆纵欲,不在话下。   事后,戴笠为了自己"工作"方便,将周志英调到军统局本部,周以为自己真的被戴笠看上了,每天便向戴笠表白自己是何等忠诚,何等纯洁。   忽一日,戴笠把周志英叫来,办完"例行公事"之后,周志英一边穿上衣裤,整理鬓发,一边乘机回道:"咱们的关系已继续了这么长时间,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戴笠肯定地答道。   "我们的关系不明不白,这样长期下去不是办法,我想还是固定下来的好。"   "怎么个固定法?"戴笠倒不慌,故意问道。   "咱们是不是早点结婚?"   "哎呀呀,我不是下令抗战期间本团人员一律不准结婚吗?我当然应该带头嘛!"   "可是,我们的关系不明不白,万一肚子不争气,现了形,那可怎么办?"   "我不是给你准备避孕药了吗?"   "我不想用它了,我想堂堂正正的结婚,堂堂正正地生儿育女。"   戴笠听到这里,不耐烦地说:"哎呀!得了,得了,世界上没有一个女人是又真心又贞洁的。"   谁知说者无意,听者留心。周志英听罢此语,不免寻思:"老板可能对我不放心,我一定要用我的行动证实我的话是正确的。"主意已定,便越加来了一股傻劲,俨然以戴老板娘自居,赖在戴笠卧室不走。戴笠一气之下,便想出了一条对付周志英的妙计。   忽一日,戴笠对周志英说道:"志英,为了遮掩部下耳目,我决定和你秘密举行婚礼。我让王秘书送你到新房里去,过几天,我就来当新郎官。"   周志英听罢此语,想着洞房花烛夜的快乐,想着当老板娘的美景,不禁心花怒放,一头扑到戴笠怀里,又是拥抱,又是狂吻。   过了几天,王秘书果然备轿车2辆,一部坐人,一部装东西,向新房驶去。周志英已沉浸在婚礼的向往中,一点也没想到轿车竟在息峰监狱停了下来。   "周小姐,到了,请下车吧!"王秘书说道。   周志英一看,顿感诧异!为什么来接她的竟是监狱主任周养浩!于是问道:"怎么来这里?这不是监狱吗?"   周养浩说道:"请到里面说话,请到里边说话。"   等周志英一跨进监狱大门,就没有她说话的自由了。周养浩把周志英关进了监狱的一个单人房间,当然,这并不是优待周志英,而是怕她对其他坐牢的人说出真相。至于王秘书,则出席周养浩为他举行的宴会,大饱口福去了。   周志英在监狱本来应"优待"两年,想不到提前出狱。她满以为戴笠已回心转意,回到重庆,又涂脂抹粉,送货上门。谁知警卫一通报,戴笠不但不理她,还下令把她轰走。周志英竟在大庭广众之下放声大哭起来。戴笠怕事情闹大,就请她进来,对她说道:"周志英,你不要白日做梦,从今天起,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谁知,周志英以为"一日夫妻百日恩",戴笠会念起旧情,回心转意,于是赖在那里不走。戴笠顿时火冒三丈,拿起鸡毛帚,铺天盖地朝周志英打去。周却思忖:"你越打,越证明我们之间有关系,越证明我是你的人。"于是,反而死死抱住戴笠大腿不放。戴笠一时无法脱身,只得狠命提起穿着皮鞋的双脚,朝周志英踢去。可怜周志英浑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仍不肯离去。戴笠只得叫两名卫兵把周志英拉走。此时,戴笠已上气不接下气,军医闻风赶到,忙劝戴笠休息,并给他注射荷尔蒙护理。   周志英随即被送往白公馆监狱,关押几天后,又被转到她曾经呆过的地方--息峰监狱,她在那里一待又是4年!戴笠死后,幸亏当年的总务处长沈醉向保密局提起周志英,周志英才恢复自由。   然而,周志英出狱后,不仅面容憔悴,蓬头垢面,而且神经也已失常。在成都流浪一个时期以后,因贫困交加而离开这个罪恶的世界,到阴府找戴笠打官司去了。
顶一下
(39)
32.8%
踩一下
(80)
67.2%
------分隔线----------------------------
战争故事推荐阅读